2016年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化历史 > 文化收藏 >

蒋胜男:想过吗?网络文学或许是传统老戏的新外衣!

2016-04-25 09:15 资讯头条 点击次数 :

《芈月传》作者蒋胜男在接受采访时,自信地说:网络只是一个时代变迁的必然载体,所有的文字都会进入网络,所有的文学都可能成为网络文学。

 

蒋胜男:想过吗?网络文学或许是传统老戏的新外衣!

 

“网络文学其实是承接了宋元明清以来中国传统话本的类型,除了星际大战以外,几乎大部分的文本类型,我们都可以从明清民国小说甚至戏曲中找到。要说传统,我觉得网络的兴起,反而让我们的传统文学类型找到了新的载体而重新恢复到人们眼前。”

上周,当记者们来到北京的“全民阅读节·第十届作家榜颁奖盛典”活动现场,差点以为进错片场,来到了娱乐圈的颁奖盛典。不同于一般文学活动的简朴低调,这里满是红毯、彩灯与喝彩。刘慈欣、郑渊洁、江南、唐家三少、蒋胜男、大冰、张皓宸、苑子文、苑子豪、艾力、王潇、余秀华、玄色等上榜作家从幕后走到台前,像明星一样走到了聚光灯下,接受来自粉丝的尖叫和欢呼。

粉丝经济高烧不退,造就近两年的全版权(IP)概念越来越火爆。网络文学的IP价值日益凸显,一部好作品的变现形式开始多元化,一条完整的IP产业链条正在形成当中。

在此次活动上,羊城晚报记者采访了当红的网络作家蒋胜男。

芈月之后,还有三国皇后陆续要登场

羊城晚报:你最近有新作吗?历史上的女性中,你最想写的是谁?

蒋胜男:我现在做的是宋、辽、夏系列。宋是指宋朝宋真宗的刘后,刘娥的故事马上要推出新版了,原来是上下卷,现在新的是四卷本,我会增加新的信息量。辽是指辽国的萧燕燕,萧太后,这个连载一个月内会推出。夏是指西夏没藏皇后,接下来我会把写到一半的《铁血胭脂》继续写下去。我原来一直想写宋、辽、夏三个国家的故事,现在通过三个女人来写。

我们过去写某个时代,通常是站在比如宋的角度或辽的角度去筹划其他国家,单站在一面的角度。事实上它们之间存在逻辑博弈的关系,我们要用平等的、历史的眼光去看当时每个国家为了生存和繁荣,从各自角度出发的挣扎不易,甚至走过的弯路。以史为鉴,不是我们简单去批判他们,而是去真实地体会他们在当时的处境下为什么这么做,有些错误是为什么犯下的,这才是现在去看历史的意义所在。

羊城晚报:你写过很多历史女性,如果可以选择,你愿意做其中哪一位?

蒋胜男:我只愿意做我自己。生活在不断前进,对女性来说,我们生活的时代女性自我主宰的环境是越来越好了。若是在古代,哪怕当上女王,你面临的人生困境、心灵困境肯定比现在大得多。我能探索、体验她们那种困境,但如果换到她们那个环境,我肯定干不了这活儿,可能十分钟之内就死掉了。在体验她们的困境时,我觉得不对劲还可以关掉、退出,但真到了那个时代,还能退出重来吗?不可能。我还是一个生活在现在的胆小鬼。

创作烦的不是瓶颈,而是被淹没

羊城晚报:你平常的创作和生活状态是怎么样的?

蒋胜男:我要做一个题材时,不是想到这个人物就去写。我通常会进行两三年的历史人物材料搜集,甚至是无关的历史的搜集,不是局限于这个主角,而是围绕在大时代里其他人的生平和故事展开。当你搜集的资料足够多的时候,人物才有话说,你的写作就不会有太大的瓶颈。但是很多时候又会陷入另一种漩涡,就是当你搜集的资料太多时,可能走不出这个时代,被资料淹没了。

我写《铁血胭脂》时,写到一半,就觉得被时代的历史人物的资料、历史人物本身的强大个性淹没了。当我太过于深入探究他们的生平和个性时,在某些地方就陷进去了,有段时间还会失去自我,情绪完全被它所控制。所以我在那个时候暂停了《铁血胭脂》的创作。在经过几个作品后我现在又有了信心去重新把握这部作品。所以烦的不是瓶颈,而是被淹没。

羊城晚报:你进行创作时,是先看到结果,再做反推吗?

蒋胜男:不是的。历史人物是有结果的,但我反对依赖结果,那是在给历史人物下定论。我探究的是他为什么从这个点走到那个点,要叙述他的故事很容易,但要探究其原因,需要走进他的处境。我们不能过分代入后世的知识,而是要跟他一起陷入历史困境中,如此才能产生心灵共鸣。谁也不知道我们将来会走到哪一步,但是挣扎、困惑、探索、努力是我们所有人共同面对的人生困境,与历史人物一样。

哪怕他是一个失败的历史人物,但身上一定有努力的痕迹,他的生命强度一定超过凡人,这种力量可以传递给我们。这就是我关注历史人物进行写作的原因。有时候我会想,我们的国家、历史为什么能走到现在?肯定是因为历史人物在困顿、迷惑、挣扎当中探索出这个方向,往这个方向走,一步一步才到了今天。他们是我们未来探索的参照,我们的未来是星辰大海,但我们在星辰大海中所遇到的人生困境、心灵困境,实际上和古人没什么差别。在创作中,他们给了我很多人生的解答,这是我喜欢历史题材创作的原因。

羊城晚报:那你在现实中会有很强的代入感吗?

蒋胜男:会。我在写《铁血胭脂》时遭遇过历史感。我会陷入这种困境当中,因为这也涉及文化的东西,所以我一度把自己困住了,掉头发、失眠,只好强迫自己停下来。

有时候作家太沉迷于一个题材,对自己也是一种消耗。不百分之百投入的话,你没法感受到这种共振。就像烧水的过程,烧到八十度时把柴抽掉,水就不会开;可要烧到一百度,柴可能就烧透了,人就像柴烧透了的感觉。所以有时候需要自己退一步,一味深陷入那种情绪的话很难出来,这就需要自己进出时好好把控。

传统滋养,中国人的审美千年不变

羊城晚报:你的本职工作其实并不是网络文学创作?

蒋胜男:我是戏剧编剧,在温州市艺术研究所,前年还给戏团改了两个剧本在上演。我从戏曲创作中汲取能量。传统老戏,例如南戏八百年,其实是汲取高度经验的类型化的东西,像我们以前说的公案戏《包公案》、《施公案》,或者言情案《牡丹亭》,或者女戏《秦香莲》、《琵琶记》,或者武侠戏《火烧红莲寺》,或者军事题材《杨家将》、《穆桂英》等。

老百姓的审美千年不变,听的都是中国故事、中国伦理,有的只是时代变化后加入新的包装而已。从唐传奇、宋话本、到元戏、明清小说,老百姓最常听的都是这几个类型的东西。当你的生活遭遇困境时希望有爱情,就会有爱情戏;遇到家庭矛盾时希望有调节矛盾的家庭戏;当你遇到不公平的时候,希望来一个包青天、明主;当你觉得生活庸碌得可怕的时候,希望有个飞檐走壁的人;当你感到政局动荡时,你会去想军事题材的戏,比如《三国演义》、《杨家将》。中国老百姓听的东西没有变,核心就是这些东西。我做了十几年戏剧,它给了我很多养分。

羊城晚报:最近有没有什么作品改编成电视剧?

蒋胜男:有两个作品已经立项,一个是《凤霸九天》,一个是《燕云台》,都是拍电视剧,我当编剧。

羊城晚报:你是《芈月传》的小说作者,又是该剧的编剧,你怎么看自己的小说改编成影视剧?

蒋胜男:其实我的本职工作首先是编剧,写小说才算是业余的。我是比较早开始网络小说创作的那批人,以前开始在网络上发表小说的时候,纯属对文学的热爱,甚至没想过从此获得收入,更不要说影视剧全版权什么的。但现在网络原创改编仿佛变成了大势所趋,网络大时代的来临,才会让这一切热潮变成可能吧。

羊城晚报:你平常喜欢看什么书?

蒋胜男:我是杂食的,什么都看,比如城市规划、建筑、民俗、美国历史、经济、气象、天文等等。我发现,其实历史上很多政治格局变动都跟气候有关,例如暖流和寒流相交,地球变暖时带来水平面上升,带来大洪水,人类向北迁移;天气变冷时北方的少数民族难以生存,少数民族会南下。中国某些王朝的灭亡,不是因为干旱就是因为寒流。(文/朱绍杰 王洁芬)

(责任编辑:管理员)
文章人气:
(请您在发表言论时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律法规,文明上网,健康言论。)
用户名:
验证码:
  • 一个专科没上完豫籍小
    来自河南的盛昶砚,80后出生,只有大专学历,却被公认为国内权威的文物鉴赏家,在日本...
    一个专科没上完豫籍小哥,靠眼学鉴定成就了当代青年文物鉴定大家
  • 6月11日北京非遗传承
    承前启后,继往开来。6月11日,北京非遗传承北京潭柘寺砚台第三代拜师仪式在北京朝阳...
    6月11日北京非遗传承北京潭柘寺砚台第三代亲传仪式盛典
  • 风雨飘摇不可挡 盛昶
    近年来,投资行业的迅猛发展也逐步延伸到了艺术品行业中来,古玩书画相应的成为了目前...
    风雨飘摇不可挡 盛昶砚从事鉴定十五周年纪念专访
  • 大唐宝通:近年明清瓷
    近几年来明清瓷器的市场价格一路飙升,成交率更是高的离谱,让很多民间的收藏者们更是...
    大唐宝通:近年明清瓷器在拍卖行的市场走向
首页 | 新闻 | 财经 | 军事 | 百科 | 科技 | 数码 | 汽车 | 游戏 | 娱乐 | 体育 | 文化 | 教育 | 房产 | 旅游 | 健康 | 女性 | 明星 | 美女